陈墨苏

爱写什么写什么
杂食党 在某些真人cp上有洁癖
混过饭圈、写过脆皮鸭、也写过狗血玛丽苏,现在最喜欢在jj拖更
最近在琢磨有些有的没的

[韩信x我]最后的初恋

·文不对题系列
·ooc预警
·文笔预警
·……下午要去看复联三了 怕看完之后情绪爆炸 就深夜爆肝写完了 逻辑什么的几乎是不存在的
·可能。。有一点意识流(?)。。




“所以,你和韩信究竟是什么关系?”

班主任抱着她的保温杯,慢悠悠地喝了一口。

我规矩地站在办公桌前,顶着其他老师的目光,声音坚定地回答道:“只是从小到大一直认识的关系。”

——

数不清这是第几次因为那个家伙被老师叫去谈心了。

都是孽缘啊孽缘啊!

我妈和他妈妈自幼相识,俩人是闺蜜。后来一起结婚、时间差不多地怀孕,连预产期都差不多一样。

只不过韩信那家伙早了预产期一周,我晚了预产期一周。

……也就是说,韩信,比我大了整整两周。

现在他就可劲逮着这点不放了,逼我喊他“韩信哥哥”。

明明幼儿园的时候还是被我打趴在地上叫我大哥的主儿,现在长得人高马大的还真的不怎么好下手。

……才不是因为我怂!

在被爸妈发现之前,我一直都是幼儿园的大哥来着!

曾经,我也是一个王者,在我爸妈把我打到金盆洗手之前。

我惆怅地叹口气,把英语报纸上写错的单词划掉。

同桌李白刚刚坐下就鬼鬼祟祟地把头凑了过来,我眼疾手快地一把把英语报纸护进了怀里——

“你可别想再抄我的作业了!我还真没见过抄作业连名字都原封不动地抄上去的高中生!”

“不是这个!这个我等会抄!”他摆摆手。

我嘴角抽了一下。

“我刚刚在办公室看见你的韩信哥哥被他们班班主任叫过去了,被问你和他的关系是怎么样的。”

我差点跳起来暴打他:“说了多少次那不是我的韩信哥哥!”

李白斜着眼睛看我,“你刚刚又喊了一句韩信哥哥。”

我:“……”

我:“你也喊了,不做数。他说了什么?”

他:“你想知道?那就不告诉你。把英语报纸给我我就告诉你。”

我磨着牙把报纸拍在了李白的桌子上。

“他啊,说和你是从小到大就认识的关系,还拍着胸脯保证如果谈恋爱就去操场上跑个二十圈不带喘气的。哎哎,别打我啊!还有,还有啊。他们班主任还给他妈妈打电话了!”

我内心咯噔一下。

“他妈妈说,‘韩信那小子要是染指我们家小可爱我第一个剁了他!’就这样,没了。哎,他妈妈怎么那么喜欢你啊?”

我面无表情地回答道:“因为我长得可爱。”

——

午休时被前排那个软萌萌的妹子叫醒的时候我其实是想爆炸的。

但是谁让她是一个软萌萌的妹子呢,我对妹子发不起火。

“有事吗?”我努力压下我的起床气。

“外面……有人找我们班英语最好的。”妹子怯生生指向窗外,脸上还带着红晕。

我眉头一跳,转脸看过去,果然……

韩信站在窗口那里,朝我露出了一个在我看来非常欠扁的笑容。

“什么事?”我揉了揉我乱成鸡窝的头发,闷声问道。

“放学之后我们社团有场棒球赛。给你留了最好的位置。”

他伸手往我的头上拍了拍,“你看,你韩信哥哥对你好不好?”

我默默在心中背诵了几句清心咒,这才打消了暴打他的念头。

“真好。”我说,“但是我下午还要回家,所以算了吧。”

“一起回去嘛。”他笑眯眯地顺我的头毛,“反正你回去也只是打游戏看视频,还不如看看我们打比赛。”

我还想拒绝,却听见他说:“不然的话我就把你唱歌的片段放出去噢。”

……行,你狠!

我是出了名的五音不全,连生日歌都会跑调跑到十万八千里以外的那种。小学时候我还不要脸的经常高歌一曲,刚刚好就被韩信的妈妈给拍下来了。

于是他捏着这个软肋,让我叫了他五百七十八次韩信哥哥,找我要了两百三十六次的作业,让我帮他写了二十多篇的作文和检讨。

……我其实是个抖m吧?

——

下午,我抱着一本厚厚的英汉大词典,仿佛与世隔绝地坐在前排,顶着热烈的欢呼声,心如止水的翻页。

旁边的人高马大的铠满脸复杂地听着我不顾世俗(?)的眼光口中念念有词的单词。

他沉默了半晌,慢吞吞说道:“你真的不看看吗,我总觉得重言那杆子仿佛就要往你这飞过来了。”

我抬起头,迎着阳光,眯起眼往大致方向看去。

铠默默给我指了个方向。

我刚刚转过去,就看见韩信略微带着些不满的脸色。

我慢慢合上手中的词典,避开了他的视线,转脸去看木兰姐。

——

比赛输了。

韩信整场状态不太好的样子。

回家路上,我捧着词典,慢悠悠走在今天走的特别快的韩信身后。

他还在生气。

快要路过小区篮球场的时候,他放慢了脚步,僵着脸走在了我旁边。

我一直都招篮球喜欢,各种意义上的。每次路过篮球场,必被飞出来的篮球砸到脑袋。

很神奇的设定。

今天看来是没有了,我“啪”的一声合上书,打算和韩信聊聊人生聊聊理想之类的。

在我正在措辞开场白的时候,他自然而然的抬起手,替我挡去了一颗不知道从哪里飞过来的……

排球……

看来是招所有球类的喜爱。
我下了结论。

韩信瞥了一眼我的表情,轻笑一声。

我不解看他。

“每次你编作文都这个表情。”他说。

难道你每次写作文之前还要关注关注我?

“我明天有场省级的英语竞赛。”我清清嗓子,解释了一句。

他没说话,表情却是舒缓不少。

“所以,对不起。”厚着脸皮把歉道完,我默默摸了摸我的脸。

嗯。果然红了。

后来站在门口,我正打算开门,就听见一声轻飘飘的:“是我的错”掉进了我的耳朵里。

我转头,却被一声巨大的关门声糊了一脸。

玛德。

——

最近韩信老是绕着我走。

应该的,避嫌嘛。

我拿着红笔,改掉了错掉的第四个完形填空。

“你最近状态不太对啊。”李白苦着脸改着卷子,“我都会做的题你居然选错了?!”

我懒懒应了一声。

“从来就没好过。”

避开了后边那句有点伤自尊的话,我垂下眼睛,开始考虑自己最近究竟是怎么了。

尤其是那天出去遛弯的时候看见韩信在小区体育场里练习跑步的时候,心中的烦闷感仿佛要冲破胸口。

其实一切的烦闷已经有了答案,不是吗?

我喜欢韩信,我知道。

但是我怂,我不敢说。

——

第一次有了一种隐隐约约的感觉,是我初三那年,英语第一次翻车。

英语是我的自尊心,但是那次考试,是我这辈子有史以来考的最差的一次。

仅仅及格。

旁边的同学拿着比我好了不知道多少的成绩,或善意或恶意的对我的成绩评头论足。

能说什么呢,我是真的没考过他们。

临近中考,学习压力几乎压的人喘不过气来。我拿着卷子,站在学校的天台上,看着楼下的人来人往,第一次有了名为“孤独”的感觉。

它啃噬着我的内心,我放下卷子,站在围栏后,手指捏紧了长满铁锈的栏杆。

没有要跳下去的想法。

门被推开,他逆着阳光站在那里,那一刻,仿佛时间暂停。

他说:“我找了你很久了。快点,食堂里的炸小肉丸怕是要被抢光了……”

我喜欢吃那个。

十几年没现过形的小鹿疯狂撞击着我的心脏,我咽口口水,知道大事不好。

我真的喜欢上他了。

——

站在他家门良久,我最终还是放弃了敲门的打算。

怂。

门突然被打开,他站在门口,和我一样,都是一脸茫然的表情。

良久,他问我一句:“有什么事情吗?”

“有人找我给你送东西。”

我从书包里掏出一封粉红色信封的信来,“坐我前面的那个萌妹子。”

他瞥了一眼那个信封,接了过来,然后毫不犹豫地撕掉。

我:“……”

我:“那没事的话,我就先回去了。”

他没说话,走廊的灯光因为没有再次按下而暗了下去。我眯起眼,刚刚想要摸索开关,就被他一把握住了手腕,摁到了墙上。

“你难道对这段时间,我的故意疏远,没有任何意见?”

“……”

有的话我敢说吗!我又打不过你!

“原来欲擒故纵这招一点都没用。”他烦躁地抓抓头发,“喂,不要生气啊,都是其他人出的馊主意……”

我:“……”

“我其实吧,”他有点结巴了,“其实吧……”

“喜欢你挺久了……”

——

后来我就看着他在小区体育场里跑了二十圈不带喘的。

回家路上,他光明正大牵着我的手,逼着我给他唱歌。

我瞪他一眼:“你是不是还想拍下来当把柄?”

“没啊,那么可爱。”

他扣住我的手,朝我笑了一下。

……被击中了。

“你小时候幼儿园当我小弟喊我大哥的视频我记得那天遇到的幼儿园同学似乎有。”我微笑。

他:“你以为我为什么会喊你大哥?你韩信哥哥什么时候会让女人骑在他身上?噢,某种场合下是可以的。”

我踹他一脚:“明明是因为你打不过我!”

——

“晚安。”家门口,他恋恋不舍松开了我的手,委屈巴巴和我道别后就要开门。

“哎。”我叫他,“你歌不听了?”

“听听听!”他顿时又凑了过来。

我清清嗓子,慢慢哼起来。

“不管我身在何处
永远都记住
是最初相爱那一幕
这一辈子都要心无旁骛
你就是唯一……”

唱到这一句,停了一下。

我挑起嘴角,对着他的眼睛,轻轻唱道:

“我最后的初恋。”

——

当然,后来他还是被他妈揍了一顿,这也是后话了。

-End

评论(9)

热度(1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