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墨苏

爱写什么写什么
杂食党 在某些真人cp上有洁癖
混过饭圈、写过脆皮鸭、也写过狗血玛丽苏,现在最喜欢在jj拖更
最近在琢磨有些有的没的

“留子桑!请等一下!”

中本留子听话的停住了脚步,乖乖的回头看去。

齐木久留美正对她热情洋溢地招手:“哎呀真的是留子桑啊!好久没见了没想到长这么大了!来来来让阿姨看看……”

“久,久留美阿姨,好久不见了……”中本留子略有些迟疑,“不过您为什么还是长的和我小时候一模一样呢……”

“哎呀这孩子嘴真甜!”齐木久留美笑眯眯地一捂脸,“对了,留子桑怎么从美国回来了?我以为你要在那里待的更久呢……”

中本留子“啊”了一声,“那,那是因为纽约实在,嗯,您知道,太危险了。三番五次就要被打一次。我其实习惯的差不多了,但是父母不是很放心,所以让我回日本了。”

她一回想起这事就觉得人生无光,耷拉着脑袋,活像一个东西被抢走的小奶狗。

“啊呀,留子桑,你是不是转到pk帝光学园念书了?”齐木久留美转移了话题,“哎呀楠酱也在那里读书呢!还有最近几年搬过来的木之本一家里的和楠酱同岁的桃矢酱,还有那个毛利侦探事务所家的孩子……”

中本留子的面色一点点变得奇怪了起来。尤其在听到毛利侦探事务所的时候,

【完了完了完了完了完了完了完了完了完了完了完了完了完了完了完了完了完了……】

“哎呀,留子桑!你怎么了?不要紧吧?”

“啊啊,久留美阿姨,可能是我时差还没调回来吧……”中本留子努力露出个礼貌的笑脸,“我刚刚下飞机没多久,可能还是不怎么适应呢……”

她的脸色变得愈发苍白了。

“那赶紧快去休息吧!对了,房间打扫过了吗?”

“爸爸叫人打扫过了,谢谢阿姨的关心了。”中本留子点点头,“那我就先进去了。”

“嗯嗯。留子桑好好休息噢!明天我让楠雄陪你熟悉一下这里吧?”

“好的……诶诶诶??”

中本留子吓得瞪大眼睛,“这样太麻烦楠雄君了吧?”

“不麻烦!”齐木久留美豪爽的一摆手,“你们不是从小就认识吗?”

……

……

【那也不是我在超能力者面前随意造次的理由吧?!】

【牙白!!!不会已经被他听到了吧!】

中本留子咽口口水,“不了吧……”

“嗯?”齐木久留美依旧笑着,但是背后正在慢慢地冒出几丝可怕的凉气——

“那好吧!谢谢阿姨了!我先回去了阿姨!”

苏祁墨站在教堂前。

她看着内部,表情有些茫然。

我好像……见过这里。

她伸出手,尝试比划着面前的场景。

更加废旧,更加狼藉,里边硕大的玛利亚雕像应该朝着门口,旁边应该是像是音乐会上长得像塔的风笛,中间应该是长长的黑色长椅,彩色的玻璃窗前,有什么东西会挣脱束缚而出——

苏祁墨突然有些站不稳。

梦里的场景成了现实。

那么接下来就是,接下来就是——

她仰头看向天空,阳光暖洋洋撒下来,把粉发少女整个人笼罩了起来。

镜头那边的摄像师突然有些不一样的发现。

不像光笼罩了苏祁墨。

反而像是光吞噬了苏祁墨。

[郑在玹x你]重机车

-我今天晚上疯魔了
-我喜欢机车服!土拨鼠尖叫.jpg
-文笔预警/ooc预警
-卡丁车太崩了于是我改成重机车辽

实在没有想到,在办公室雷厉风行的他,还会开重机车。

你呆呆接过他递给你的头盔,看着那一辆浑身写着“我很贵”的车……摩托车。

郑在玹……不应该适合开豪车……那种汽车的吗?

你真情实感地疑惑。

他今天穿了一件黑色的机车外套,修长的身形被勾勒地完美。

熟稔地戴上头盔,他瞥了一眼还在持续在“天哪我的男朋友居然还会开机车”这种懵逼状态的你,直接拿过了你呆呆端着的头盔。

手上的重量一空,你这才回过神来,愣愣看他。

郑在玹动作温柔地帮你戴上头盔。

冰凉的指尖轻轻滑过下巴的嫩肉。

“咔哒”一声,他扣上了带子。

你眨巴眨巴眼睛,看向郑在玹。

隔着头盔,你都可以看见他眼角带着的浅浅笑意。

“叩、叩”

郑在玹用食指指节轻轻敲了敲你的头盔。

你疑惑状。

“小笨蛋,一会记得抱紧我。”

他说。

[郑在玹x你]办公室

-五分钟短打/占tag抱歉
-话说这个要怎么打tag???
-ooc预警/文笔预警
-西装是我永远的爱 我爱西装.jpg

穿着西装的他就那么昂首阔步向你走来。

嘴角噙着一抹笑意。

皮鞋扣在地板上的哒哒声刺激着你的心跳,声音越来越近。

黑影笼罩了你。你咽口口水,不自觉和他充满肆意笑意的眼睛对视。

他身上带着淡淡的咖啡香气。

“前,前辈……”

他凑近。

你的心跳越来越快。

“要尝试一下吗?”

他的声音低低在耳边响起,带着暧昧的热气。

“什,什么?”

你不自觉后仰。他伸手,扣住了你的后脑勺。

后脑传来的触感几乎快要使你炸毛。

“办公室恋情。”

他不紧不慢地说。

[扁鹊x我]表白

-翻便签翻出来的,因为没写完草草写了个结局
-可能的沙雕预警
-ooc

扁鹊的场合

召唤师咬着笔头,颇为苦恼的对着信纸发呆。

“主人在写什么?”妲己感兴趣地凑过来瞄了瞄,结果被脸爆红的召唤师手一伸揽住。

“你你你别看!”

妲己露出狐狸一般的坏笑:“难不成主人是在写情书吗?”

召唤师愈发通红的脸证明了此话的准确性。

“啊……让妲己猜猜,是写给扁鹊大人的?”

召唤师的脸已经熟了。

“召唤师大人为什么会喜欢扁鹊大人呢?”

召唤师咬着唇,眯着眼睛回忆起来。

“那次,我不是受了很严重的伤嘛。”召唤师掰着指头,“就还不算很强大的时候被偷袭那回。我当时几乎认为我快要死了,甚至脑子都把我之前的事情如走马灯一样过了一遍的时候——”

把她拉回来的,是扁鹊。

“你不知道我醒过来的时候他眼睛里的血丝有多重。”

召唤师捧着自己的脸,带着软乎乎的笑容。

“妲己也熬了几夜啊!甚至亚瑟大人,和庄周大人,还有……”

召唤师依旧捧着脸,眼底里都是粉红泡泡。

妲己无语了。果然情人眼里出西施。

“那么,大人要写怎么样的情书呢?”

“……”

召唤师的脸又垮了下来。

“桃花十里不如你?会被诸葛diss的,嗯……”

召唤师干脆翻起了手机。

“啊!这句!我再改编一下……”

于是,扁鹊在日常照料完自己的(du)药圃后,在桌子上发现了一张纸条。

上书:

“听闻先生行医有方,小女余生愿闻其详。”

没有落款。

用鲲(?)都能想出来这是谁送的。

他想了想,直接拿着纸条去找召唤师了。

是夜。

召唤师一个人盘着腿用手撑着头,看着手中漂亮的,花瓣很多的花朵。

“他答应,他不答应。他答应,他不答应……”召唤师一片一片地揪着花瓣,唉声叹气。

她很快就没了耐心。

“哎呀烦死了!”召唤师把花一扔,气鼓鼓地换了个姿势。

扁鹊嘴角微微翘起,缓缓走近还是毫无防备的召唤师。

“就是因为这样才会被偷袭的啊。”他低声轻笑。

召唤师瞬间被吓到跳起来:“越越越人!你你你你你你你这么晚了还不睡来这干什么呀?”

她还一把眼疾手快地抓起花朵,背手藏在了身后。

“来找你的。”

扁鹊轻轻勾起嘴角。

“不是要来学医吗?没耐心可不行。毕竟——”

“要学一辈子的哦。”

快醒过来 003(上)

-翻便签的时候翻出来的

003

一个和谐的午后,召唤师抱着她的抱枕坐在廊前看自家英雄大乱斗。

阳光暖暖的照下来,召唤师惬意的眯起眼睛,抬手,指缝漏出几束光来。

眼睛缓缓地闭上了,召唤师听着呼呼的风声,逐渐沉入梦境。

不知道是谁先发现的,本来热闹的前院现在陷入了一片沉静。众人滑稽地毫无声音地进行着大乱斗。

后来,陈安绵的电话响了。

——

我到了医院,去探望,或者说是送走一个熟人。

病房外的人大多都不认识我,我也并不怎么在意。

当我看清楚病房里边的情况时,呼吸不由得一滞。

呼吸机,氧气罐……很多很多医护设备,我只能从病床上那位老人胸膛的微弱起伏和屏幕上不规则的曲线来确定他的情况。

啊,他对我来说,也不算是老人。

医生站在他的病床前,正在记录数据。

老人的女儿抓着老人的手,“爸爸,她来了。”

老人睁开浑浊不堪的眼睛。

病房门被打开,我放轻脚步走了进去。

氧气罩被取了下来,他艰难的呼吸几口,勉强朝我露出一个笑:“时间真的很快啊。”

我点点头。

“抱歉,要你过来……咳咳。”他重重咳了几声,仿佛要把肺咳出来。

我沉默着。

“最近的变数有很多吧,”他艰难地调整着呼吸,胸口的起伏逐渐大了起来。“麻烦你,帮我照顾一下我的孩子们吧。”

我没答应,也没拒绝,就这么看着他,与他对视。

一时间,只剩下了粗重的呼吸声和机器运转的声音。

“我还记得你以前的眼睛,黑白分明,大大的,像龙眼一样。你以前的笑是会露出虎牙的,不是现在这样。”

良久,我只能这么回答他。

“我的位置说起来令人尴尬,这段时间在这里也是因为最近不怎么太平。我的话并没有多大的分量,对那群人来说。”

“我就知道。”他朝我露出一个无奈的笑,又咳嗽几声,“能再次见到你,已经是我的荣幸了。”

能见到这么年轻的你。仿佛可以透过那几十年甚至几百年没有变的眉眼,看见曾经少年的自己。

谁tm是李华 试阅1

陈祁欢凝视着窗外逐渐褪去浓郁的天空。

她面前的桌子上,乱七八糟堆了一大堆练习册。摊开的一本数学练习上,密密麻麻的解题步骤令人起鸡皮疙瘩。

陈祁欢回过神来,拉下了还在放英语录音的耳机。

头有些晕。四点半起写练习早就是她这几年的习惯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从最近才开始,她的脑袋偶尔会晕乎乎的。

这让需要清晰思路解题的陈祁欢很焦虑。

她又换了一只笔芯,把草稿纸揉成一团,一个漂亮的投篮姿势把它投入了墙角的垃圾桶。

墙上几乎贴满了大大小小的奖状,十几座奖杯被随意地放在墙角里,有的积了厚厚一层灰,有的看上去崭新无比。

“卧槽!”

坐在台灯前的陈祁欢突然爆出一声粗口,她把桌子上那堆摇摇欲坠的书堆翻了个遍。

最后,她颓废状靠在了椅背上。

像是想起什么,她突然从椅子上弹起来,忍着头晕去墙角的垃圾桶翻几乎满满一捅的,被揉成团的纸团。

天边正在渐渐透出光来。陈祁欢的动作终于停住。

“妈的。”骂了一句,她想要捂头,突然想起自己刚刚翻过垃圾桶。

手僵硬地停在空中。

陈祁欢轻轻叹口气。

“我的英语作文到底他妈的为什么老丢?!”

想给英语老师看也不行,还得再写一篇。

陈祁苏把一地狼藉收拾好,去洗了手后,又兢兢业业地在英语本上写起了英语作文。

她时不时顿住,表情焦虑地咬手指。

是的。

陈祁欢,这个几乎全能的学霸……不,学神,唯一的弱点就是英语。

她从小到大拿的奖状其实不只墙上那些,有的被陈祁欢自己锁进了深不见底的黑暗柜子里,或者在那场火灾里燃烧殆尽。

在那场火灾里同样消失的,还有她十年的幸福时光,和父母的音容笑貌。

“啧。”

陈祁欢甩开笔。

“我宁愿写三道数学大题都好过写一篇英语作文。”

她嘟嘟囔囔道。

最后的署名“Li Hua”被陈祁欢报复式地写成了独具特色的鬼画符,她随意把英语本子一合就放在了书堆顶端,继续投身于物理题里了。

空落落的大街只有厚重的扫把扫在地上的声音。被丢在桌上的耳机漏出的英语念白伴着桌上一杯早就凉透了的温水,与台灯灯光与隐隐的自然光下投射在墙上奖状上的重重影子无比相配。

有什么东西在安静中悄悄改变。

[记梗/文案][占tag致歉][综英美]谁他妈是李华

-报复李华之作_(:з」∠)_
-无脑玛丽苏哦哦洗
-鬼知道我什么时候会填
-cp未定


某日。

窝在复仇者大厦研究盔甲的托尼·斯塔克收到一封亲切称呼他为“Tony”的信。

信上言辞恳切地表达了对他数学不好的遗憾,并且鼓励他,还条理清晰地罗列出了一二三四五条提高数学成绩的办法。

托尼·MIT优秀毕业生·本世纪最伟大的科学家之一·斯塔克:???

某个夜晚。

正在哥谭黑暗的小巷里痛揍小虫子的蝙蝠侠收到了一封信。

信上亲切地称呼他为“Bruce”,言辞恳切地表达了对他控制不好情绪的遗憾,并且逻辑清晰的罗列出了一二三条建议,并且祝他多交到朋友。

布鲁斯·控制情绪的影帝·还有个联盟·至今没多少人知道他真实身份·韦恩:???

某个健身房。

正在打沙袋的美国队长离奇收到了一封信。

信上亲切称呼他为“Steve”,并且对他不懂得历史而感到遗憾,还热情邀请他去史密森尼博物馆去参观。

史蒂夫·活着的传奇·历史书博物馆的人物·二战英雄·罗杰斯:???

收到信的好像不止有他们,还有很多人收到了同样的人发出的信。

因为署名都是,Li Hua...

并且通篇语法还错的连天_(:з」∠)_

而在大洋彼岸的种花……

“我的英语作文怎么又他//妈不见了卧槽(╯‵□′)╯︵┴─┴!!”

捡到重伤李白狐狸的梗会撞吗或许
这还是我朋友的一个真事,只不过她捡到的是只刺猬:)

(1)
陈楠苏:陈鹤最近在看杀了我治愈我,你小心一点。
陈温苏:???
(2)
陈温苏:卧槽我们病院真的来了一个七重人格!第二个人格还他妈撩我!
若伊·康威尔斯:怎么撩?
陈温苏:拉着我的手看着我,还说什么“某年某月某日某时,我被你迷住的时间。”(陈温苏恶寒状)(但是嘴角疯狂他妈上扬)
陈温留:我觉得你好像也很开心。
若伊若有所思。
第二天。
若伊拉着某个小姐姐的手,一脸深情地说道:“此时此刻,是我被你迷住的时间……”
(3)
陈安之刚刚得知自己的名字和一个臭名昭著的骗子撞了。
陈鹤:我对不起你!
陈安之:笑着活下去
(4)
陈鹤对于黑泽尔总是很抱歉,因为她的人设一改又改,改的大家都烦了。
(5)
陈温苏回家的时候心情是崩溃的。
“我要被炒了。”她是这么说的。
作为有钱人的苏祁墨不以为然:“来,用钱砸死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