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墨苏

爱写什么写什么
杂食党 在某些真人cp上有洁癖
混过饭圈、写过脆皮鸭、也写过狗血玛丽苏,现在最喜欢在jj拖更
最近在琢磨有些有的没的

哈喽哟罗本。

如果关注了这个中二的作者的话,你们会发现:

什么?!作者还混韩圈?!

什么?!作者还混欧美圈?!

什么?!作者还混王者荣耀乙女圈?!

什么?!作者还混二次元圈?!

什么?!作者属性为什么这么杂?!

什么?!作者在ljj居然还有好几个坑?!


☆作者是学生党/不常更新

☆作者经常摸一些奇奇怪怪的鱼

☆存的梗偶尔会写

☆抱抱每个看到这里的小天使~


深夜码字完存个梗。

 
 

在霍格沃茨上过学的巫师被自家小学生弟弟拿自己身份证认证了游戏账号,报名了异世界体验服。

小学生弟弟是没办法去了。因为这得刷脸。

姐姐毕业回来一脸懵逼地被赶鸭子上架去当了召唤师。

自带外挂的召唤师心情崩溃地面对这一流水的,都是自己颜控弟弟买的英雄们。

 
 

底迪:多好啊姐,你说不定还能带个男朋友回来。

召唤巫师:拒绝三连.jpg

 

[李白x我]我的男友是狐妖 ㈡

-ooc/流水账
-第二篇
-沙雕文笔
-有彩蛋

ONE.

我最近老是梦见那天的那个颤抖着的黑色塑料袋和那件沾血的白毛衣。

这就导致了我最近上学极其没精神,整个人颓废了一圈,黑眼圈就那样挂上了我青春靓丽的脸庞——

“屁吧你,还青春靓丽呢。”

我妈这么说。

那时我们一家三口正在吃早饭。

我爸依旧抖抖报纸,慢条斯理地说:“说不定说是那狐狸要回来报恩了。”

我对此表示怀疑,毕竟说建国之后动物不准成精的也是这位老抖报纸的大叔。

脚下有什么毛茸茸在蹭,我低下头一看,柴犬阿迪仰着头,眼睛黑黑亮亮,直勾勾盯着我

——手里的肉包子。

我恍惚了一瞬间,差点以为是那只白白软软的小狐狸在向我讨吃的。

……不过说起来,它好像……真的被阿迪带坏了……吧?

我叼着肉包子沉思一会儿,还没想出什么,就听见我妈凉凉地提醒道:“你快赶不上你小姐妹经常坐的公交车了。”

!!!

我连忙叼着肉包子拿起包,快速换好鞋后夺门而出,朝着公交站台狂奔而去。

我妈在后边啧啧:“你看咱闺女,这日剧跑,人家桥本什么奈的跑起来就活力满满的元气少女,她跑起来就活生生像个被抛出去的球——”

TWO.

谢天谢地,赶上了。

我抓着扶手柱大喘气,旁边拉着拉环的小姐妹A惊奇地“哟”了一声:“我以为你今天还是赶不上,继续被你们班老巫婆抓出去骂。”

我一边喘气,一边慢腾腾抬起右手,对她竖了个中指:“你忘了你们班老巫婆找你谈的韩信哥哥了吗?”

A恼羞成怒:“哪里是我的韩信哥哥!我呸!”

另一个小姐妹B冷不丁“噗”了一声。

A顿了顿,皮笑肉不笑地冲B道:“你的数学小测过了吗?要去找曾经被你扒过衣服的诸葛老师讲题吗?”

B顿时红了脸:“那是在公交车上不小心!不小心!!!再说你们吵架为什么扯上我!!!!”

A不置可否,她把手上的英语词典“啪”的一合:“因为我们是塑料姐妹花。”

B一脸郁闷。

她碎碎念道:“你们总有一天也会遇上的,等着吧!”

我拽了拽快要滑下肩膀的包,摸出手机,不置可否地一笑。

谁会那么倒霉呢,是吧?

反正不会是我就对了。

THREE.

妈的。我这乌鸦嘴。

一个急刹车,我扒拉着柱子,眼睁睁看着我的手机脱手而出,以一条可以说是完美的抛物线精准命中了坐在座位上的,学长的,裤裆。

裤裆。

裤裆!!!

我彻底傻眼。

拿不是,不拿也不是,这他妈手一伸人家的节操往哪搁啊!

我抬起脸,更加惊恐地发现这是我们学校刚刚转来的,以可怕的文科成绩和脸闻名的风云学长李白。

是我两个小姐妹的同班同学。

我因为身体原因留过一级,原本应该和我小姐妹同年段。所以说,这个学长,严格说起来还是我的同龄人。

我默默盯着他那双漂亮的狐狸眼看,希望他能理解一下我的意思。

他失笑,拿起手机递给我。

我默默接过,连忙揣进裤兜里,眼观鼻鼻观心,还顺便咽了口口水。

他漂亮而又骨节分明的手搭上扶手。我回过神来,就看见他已经下了座位。

我懵逼。

他无所谓笑着朝我示意一下,意思可能是把位置让给我这个在刹车都差点飞出去的小弱鸡。

我顿时愧疚感更盛,嘴一张就不过脑地问道:“您……没事吧?”

话一出我就想抽自己一嘴巴子。

我看着这位风云学长笑着的表情凝固一秒后便很快恢复,笑眯眯反问我道:“有事的话你会负责吗?”

我顿了一下,“可我不是九龙男科?”

此话一出,我开始莫名庆幸今天两个小姐妹一个被数学老师扣住了另一个去看比赛了。

不然这个耻度爆表又不解风情的回答怕是会被嘲笑十年。

FOUR.

说起来,我怎么觉得他有一点点熟悉呢?

FIVE.

错觉吧。

SIX.

最近坐公交车回家老是会遇见李白学长。

我每次见他已经从尴尬麻木到偶尔点个头致意一下了。

我这回昏昏沉沉的。直到急刹车让我差点飞出去他单手一把拎住我的后领把我拎回来我才知道他也在车上。

这动作莫名其妙有点像小狐狸作死我拎着它的后颈教育时的样子诶。我迷迷糊糊想道。

乖巧道了个谢后,我眯着眼睛抱着柱子难舍难分。

他轻轻笑了一声,特苏。

“你们人……你真的好弱鸡啊。”

前边的几个字他念得有些模糊,我听不大清楚。歪着脑袋想了想,我才想明白他那是在说我弱鸡。

脑袋也昏昏沉沉了。

公交车到了我该下的站台,我艰难扶着扶手,差点一个踩空脸朝地砸在地板上。

还是李白学长在后边提溜着我,避免了我差点没了门牙的悲剧。

我抱着站台的柱子努力保持住平衡,迷迷糊糊问他道:“我记得你好像不是这个站下车?”

“真是难为你了,烧的这么迷糊还能记得我不在这个站下车。”

他伸出手,带着些冰凉的手掌轻轻落在我滚烫的额头上。

我被冰的一激灵。

“很烫。”他说。

我这才慢吞吞反应过来:“噢,我发烧了?”

他的表情看上去像是想要揍我但是不忍心的样子,就像每次小狐狸把我的东西搞得一团糟我做出的表情那般。

诶,最近为什么老是想到小狐狸呢?

我眨巴眨巴眼睛,努力想要保持清醒。他却已经轻车熟路摸出我的手机,熟练拿起我的手指解开指纹密码。

我抱着柱子,吹着风,傻兮兮地看着他侵/犯我的隐私权,还对我手机上的爱豆壁纸微微一皱眉。

他打开了通讯录,点开了“十八岁美女”的电话号码,打了过去。

噢,那个是我妈。我从小学有了第一部自己的儿童手机以来,她就强行把通讯录里自己电话号码的名字改成了这个,十几年都没换过。

我抱着柱子,莫名其妙地觉得他好像很神棍的样子。

“喂?您是这部手机的同学的姐姐吗?是这样的,这位同学好像烧的挺严重的,现在我们在公交站台这里,能麻烦您来接她去看一下医生吗?”

柱子有点冻手,我搓搓手,摇摇晃晃一屁股坐在了公交站台冷冰冰的长凳上。

学长把我的手机揣回我的口袋,在我旁边坐了下来。

我吸了吸鼻子,莫名觉得自己闻到了一股酒的清香味。

“我一定是烧糊涂了。”我说,“不然我烧退了怕是会尴尬死。”

“怕什么。”他喷笑一声,大手揉了揉我的脑袋,就跟摸什么动物一样。

还没等我迟钝的神经反应过来,冷风一吹,我又打了个惊天大喷嚏。

他嫌弃地在鼻前挥挥手,像是规范的闻有毒的化学试剂的动作一样。

我抖了抖,默默把书包带子拉紧了点。眼皮如有千斤重,我下意识攥紧书包带子,昏昏沉沉地闭上了眼睛。

“还是这么没有警惕啊。”我好像听见他这样说。

SEVEN.

意识瞬间坠入无边无底的深渊中。

黑暗里,仿佛有谁温柔地把我抱进了怀里。

我隐约听见有人在轻声细语地说话。

好像是从很遥远的地方传了过来,耳畔仿佛有什么机器在不断轰鸣着,我什么也听不真切。

我想回头,但黑暗的梦境被强制打破。一瞬间,像是什么禁锢被解开,一切都模糊起来。

在黑暗退散的前一秒,我仿佛看见了一个朝着远处奔跑的小女孩。

恍惚间,我终于可以听清外界的声音了。

我妈破铜锣般的大嗓门震天响把我吓得一激灵:“你他妈在说什么呢?我让你昨天晚上关门窗睡觉你搞啥呢!现在发高烧了吧?可劲作吧你就……”

皱了皱眉头,我强撑着睁开了眼睛。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上了我妈的车,她正在驾驶座唠唠叨,我扣着安全带在后座。书包歪倒在一旁,我身上还套着一件有点眼熟的外套。

脑袋还是一片混沌。我努力想要回想些什么,却发现一切如同大梦初醒,清梦无痕。

“妈,”我有气无力地沙哑开口,“您能不能安静一点点?”

我妈差点就炸了:“什么?!小兔崽子你说什么?”

我闭上眼睛,神智终于清醒了不少。虽然梦里的身影模糊不清,但是很棒的记忆力提醒着我我刚刚到底做了多少蠢事。

比如被人提了两次后领,再比如被别人开了手机锁看见了我爱豆露腹肌的桌面壁纸,再比如刚刚……惹怒了我们家食物链的最顶端。

哈。哈。哈。哈。

EIGHT.

呵。

我坐在医院的病床上,愤恨地咬下一口清脆的苹果,使劲在我的两个塑料姐妹花前展示我的愤怒。

“我们不应该抛下你的,真的。”我的姐妹说,“真的真的。幸亏那个李太白还算靠谱,不然你的门牙……”

我被气到差点自闭。

“你怎么天天有比赛看?”我抓着她们控诉道,“你怎么又天天被诸葛老师给扣着?”

两人不语,我气的差点被苹果噎死。

“你们俩好样的!”我说,“为了将功折罪,我打算把李白学长的外套给你们其中一个,帮我还。”

那俩人一脸冷漠。

“你知道李白那小子问了我多少你的事情吗?说你脑子迟钝你还真迟钝啊!”A痛心疾首地拍拍我的肩膀,“你真的要靠爱豆过下半辈子?”

我一脸懵逼:“啥?爱豆不好吗?”

这回换她要被气死了。

“你就孤独终老吧你就。”她狠狠地说,“我要是再管你感情上的事情我他妈就是猪。”

我再咬口苹果,一脸费解。

怎么了我就孤独终老了?

NINE.

出院之后,我看着我妈洗好的李白学长的外套,内心一片平静。

那两个家伙都不肯还,还得我自己去。

真小气。

我抱着装衣服的纸袋,背着书包,无聊地踢着体育场外的小石子。

听说他被拉来参加比赛了。我听着体育场内此起彼伏的欢呼声,深深吸了一口气。

给木兰学姐让她转交吧。

我摸出手机,给学姐发了条消息。

「学姐,您能出体育场一趟吗?我有东西要给您。」

TEN.

「我让李白帮我去拿了哟~」

打死我都没想到木兰学姐居然让李白直接出来了!出来了!!!

我努力装作平平淡淡的样子,还把刚刚撕掉包装的棒棒糖一只手背在身后,一只手把袋子递给他。

“学长,”我挤出一个勉强的笑容,“这是您的衣服,上次的事情很感谢你。”

好尴尬。

他叼着一朵象征幸运的四叶草,随意地点了点头。

我俩都沉默半天。

“那什么……学长,你不拿一下吗?我手有点酸。”

“你在躲着我。”他突然说。

我愣了一下。

“你中午放学特地避开了我坐公交车的时间。”学长单手插兜,狐狸眼定定看着我:“连去的时候也是。现在也是。”

这世界上最尴尬的事情莫过于此了。我想。

于是我乖乖点头。

“你为什么躲着我?因为知道了我喜欢你吗?”他突然靠近,我下意识后退一步。

学长站定。

我咽口口水。

“你为什么躲着我?”他又问了一遍。

还没等我张嘴,他就自顾自回答道:“因为怕这是流言蜚语吗?”

我又乖乖点了点头。

我的确有点害怕那只是他们的猜测,并不靠谱。毕竟她们真的……不靠谱。

“噢。那不是流言,那是真的。”他挑起一个像极狐狸般的,狡黠的笑。

我呆立当场。

“我喜欢你。我想让你当我女朋友。”他轻声,一字一句道。

“我……也喜欢我自己。”我使劲点头,“那,那,那什么,我,我就,走了哈……”

心跳不自觉在加速,我自己走几步把东西塞进他手里,然后转身就要跑路——

——就被提住了命运的后脖颈。

孤单,弱小,又无助。

他凑近我的耳朵,温热的呼吸喷洒:“撩了我还想跑?”

“刚刚刚刚一手抖拿反了!”我攥着手里的袋子欲哭无泪。

他笑眯眯地抓着我的后领不放,“你连拒绝的理由都没有吗?”

“我的姐妹说高中谁谈恋爱就是狗!”我放弃挣扎,破罐子破摔道:“要被骂十年!”

ELEVEN.

十年之前,我不认识你——汪。
你不认识我——汪。

TWELVE.

后来我才知道她们俩一个勾搭上了自己的青梅竹马,另一个勾搭上了数学老师。

呸。女人。大凤爪蹄子。




彩蛋来源(全都在我的主页):

[韩信x我]最后的初恋
[诸葛亮x你]公交车上扒了数学老师衣服的我今天还会好吗
[诸葛亮x我]讲题这件小事
[李白x我]公交车上遇见的最尴尬事情有哪些

李马克对着镜子打好了领带。

他推开房间门,不出意外地看见了一片狼藉的,明显就是狂欢后的客厅,和睡得东倒西歪的弟弟们。

他想笑,却始终都笑不出来。

墙上的时钟无声的报时。

李马克知道,时间快到了。

他蹑手蹑脚地绕过沙发,慢慢朝玄关走去。

马克很小心地没有惊醒到任何一个人。

大门被拉开一半,他突然顿住,回过头。

我的……我的梦。

我……的我的梦。

我的未成年。

我的肆意。

我的友情。

我的青春。

我的青涩。

再见啦。

再见啦!

门关上。

闭着的眼睛骤然睁开,隐藏不住的眼泪顺着脸庞滑落。

电影散场了,青春永不散场。

时间很快,就那么拉扯着七个孩子跌跌撞撞地长大。

跟着孩子一起成长的,还有我。

不奢求辉煌腾达。只愿荣华卸尽,少年仍旧还是少年。

我最美好的7Dream。


地震来临时我在想什么

1.怎么晃了?地震了?是不是得跑了?

2.我要不要拿包?伞要拿吗?保温杯要拿吗?我爸妈咋办?!

3.班主任你为什么还在讲课?!

4.我们这不是不会有大地震吗他们在慌张些什么?

5.我的上一条结论是对的吗?有人站起来了我们要跑了吗?

6.停了。整个学校沸腾了。好吵。

7.班主任出去了,隔壁班上课的数学老师也出来了。

8.噢。我的数学作业好像还没做。

9.班主任回来了。我们要跑了吗?三楼我有点怕踩踏。

10.好的她重新开始上课了,心理素质真他🐴🐮🍺。

11.我操对面楼那个柱子怎么好像裂开了?

12.看来是结束了。继续盯着政治课本发呆听课吧。

[纽特x我]雨日

-ooc,ooc,ooc
-文笔差,文笔差,文笔差
-勿考据,勿考据,勿考据
-首发ljj,作者我本人
-雷者勿入,勿入,勿入
-这是我的一个「麻瓜却备受神奇动物喜爱的极度怕动物的原创女主X每次都在女主身边找到走失(?)神奇动物纽特」脑洞里的一个情节,具体什么时候开坑……
咳,谁知道呢。



英国,伦敦。

我抽出钥匙开了门,顺便扫了一眼还在落雨的天幕。

一阵凉风轻轻拂过,我浑身一颤,打了个惊天大喷嚏。

雨水顺着棕发啪嗒啪嗒滴在地上。我吸吸鼻子,推门进去。

没带伞怎么能怪我呢!我记性又不怎么好!

纽特一如既往地不在房子里。我猜他要么在魔法部要么在楼下照顾那些神奇动物。

台灯一闪一闪,一只小嗅嗅抱着金闪闪的链子直晃。眼睛乌黑地发亮,听见声响,扭过头,直勾勾盯着我看。

我:“……”

它:“……”

就这样,我们俩进行了一段我自己也搞不懂的眼神交流后,它自己从它那个异世界口袋掏掏掏了半天,掏出个漂亮指环出来。

我眼睁睁看着它把那看上去就价值不菲指环擦了又擦,内心在疯狂尖叫。

这!他妈!不是!我装作不知道的!纽特的!求婚!戒指!吗!

你这是从哪翻出来的?!

我继续眼睁睁看着它又把指环塞了回去,然后又上窜下跳地想要凑近我——

然后我就玩命般地逃跑,它在我身后穷追不舍。

“你别过来啊!我浑身湿漉漉的你为什么要凑过来啊啊啊——”

我压在喉咙里的惨叫“哐”一下被撞没了。

鼻尖是他身上特有的,淡淡的草木味道。

纽特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的,我结实撞在了他怀里。他眼疾手快地一把搂住我,顺便接住了小嗅嗅。

突如其来的温暖差点让我再次来个惊天大喷嚏。我跌跌撞撞站稳,捂着有些酸痛的鼻子,长长吐出了一口气。

“你回来啦。”我有气无力道。

“怎么淋雨回来的?”他的声音略有些严肃,片刻之后又放缓了下来。“我先去放它回去,你……”

纽特顿了顿,抽出魔杖一指,我身上的衣服顿时恢复如初,头发也重新变得清爽。

他收回魔杖,腾出手揉揉我的头。

“一会等我上来吃饭。”

我点点头,突然又想起了那枚戒指。

所以说……我要怎么样不做作地没有痕迹地告诉他这个小可爱拿走了什么呢???

纽特捧着小嗅嗅走进房间里,看样子是要下去了。

我默默做好心里建设,开口叫住他:“呃……纽特,我觉得……嗯,你应该,得看看这个小家伙拿了什么吧?”

他先前的表情还是挺淡定的:“我会查看一下的,如果有什么重要……”

像是想起了什么,纽特的表情就那么僵住了。我握拳凑近嘴边轻咳一声,抬头望天。

“今天天气挺不错哈。”刚刚被淋成傻狗的我睁着眼睛说瞎话。

“呃……嗯,是不错……不错来着。”他磕磕巴巴地说,“我会……会注意一下的。”

他僵硬地转过身。我保持着抬头望天的姿势,悄悄瞟了他的背影一眼。

纽特顿住了。

他又转过身,结结巴巴问道:“你……你是不是已经……知道了?”

我看向他,乖巧地点点头。

他顿时有点手足无措了。手拉了拉毛衣背心里衬衫的领结,却是一点也不结巴地问道:“那你愿意吗?”

这句话仿佛被他排练过无数次。纽特凝视我的的眼睛闪闪发亮,像是倾泻了一壶星光。

我咽口口水,轻声说:“我愿意。”

他的表情慢慢变得雀跃。纽特看样子是要走过来——

我眨巴眨巴眼睛,心动擂鼓。

他张开双臂——

就在那一霎,小嗅嗅抓住了这个时机,灵活扭身,三两步就一溜烟没影了。

纽特再次僵在那里,动不是,不动也不是。

我:“……”

他:“……”

沉默。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今天的我 为ggad流泪 为面包组流泪 为纽特学长流泪 为霍格沃兹流泪 为万咒皆停流泪

纽特太帅了8!哭辽!撩女孩子也还是好腼腆1551

面包组太虐了吧!!!!

邦妮啥时候回来啊1551


[李白x我]我的男友是狐妖

-捡到的梗来源于我同学,只不过她捡到的是一只刺猬,已授权
-上篇,比较零碎,女主小时候的事情
-ooc/勿考据/文笔预警


(1)

三年级那年初冬可是不一般的冷。

那天,我一个人蹲在服装店门前,百无聊赖地等我母上大人试衣服——换衣服——挑衣服——试衣服的无限循环结束。

马路对面有个垃圾堆。我实在太无聊,站起身子拍拍灰,就想转身回店里去找我的母上大人——

就是在那时,我看见了那个正在颤抖的黑色塑料袋。

(2)

打开黑色塑料袋的那一瞬间,我彻底被吓呆了。

通体洁白的小狐狸奄奄一息地躺在黑色里。肚子上是一条触目惊心的伤口,正在不断地往外淌血。

我也忘了是怎么跌跌撞撞地跑去找母上。我只记得那天的黄昏下跟着她不断地奔跑着,奔跑着。

和那一件,母上刚买下的,沾满血的白色毛衣。

(3)

医生说再晚些这小狐狸就要死了。他还说了很多,我都记不清了。只记得他愤愤不平的一句话:“为什么这个世界上会有那样残忍的人!”

小狐狸太小了。受的伤太严重,得待在医生那里把伤养好,我每次一有空就跑去看它。

它好像知道我是救了它的人,每次都要用鼻子轻轻拱我的手。

痒痒的,麻酥酥的。

(4)

小狐狸在我四年级那年出的院。

它在家里就成了我们家里的老大,最皮的柴犬阿迪和特傲娇的阿毛居然都听它的。

我有听见我妈趁小狐狸在指使阿迪给它开门的时候特小声问我爸说:“这狐狸会不会成精啊?”

我爸当时正抖着腿看报纸,翻过一页报纸,漫不经心回答道:“怕什么,建国之后不许成精。”

(5)

五年级那年,我和医生一起把小狐狸——不对是中狐狸放生了。

它在我们家吃好喝好,都快变成一只胖狐狸了。

放它下去的时候,它好像明白了什么,凑过来嗅了嗅我的手,用舌头舔了舔。

我当时眼泪就要下去了,就听医生冷不丁一句——

“这狐狸怎么快和你们家蠢狗同化了?”

(6)

狐狸走了。连个眼神都不给个给医生的。

[诸葛亮x我]讲题这件小事

·复健产物
·ooc/文笔预警
·二十分钟的摸鱼

我焦虑地紧紧捏着数学题目,默默祈祷时间过得慢一点,慢一点,快点上课——

但是前边人的速度很快,三两下就讲完了数学题。

到我了。我面无表情的想。

排在我身后的人早就逃之夭夭,我咽口口水,慢动作地把数学题目放在了诸葛老师的办公桌上。

我们每周一次的数学小测,错了题目的都要找诸葛老师讲题目。前几次我都靠其他同学的救济低空飞过——

就这次,他监考,我栽了。

诸葛老师蔚蓝色的眼睛看我一眼,手指朝那张错的一塌糊涂的小测纸一指,慢条斯理道:“怎么做错的?”

我“嗯啊哦”了一通没有说出个所以然来,最后心态崩溃地破罐子破摔地解释道:“老师,我那天学到一句名言。一位天下壮士说,难的不是如何成为天下壮士,而是说明成为天下壮士的过程——”

我停下来,期待地看着他,指望他可以理解我的意思。

“但是你不是天下壮士。”他冷静,更可以说是冷酷地指出了我的漏洞。

我:(T-T)

“我果然不应该指望你这种水平可以说出原因。”诸葛老师叹一口气,“那你现在会怎么做了吗?”

我死命点头,开始凭借着我的记忆讲题。

他很认真的听了下去,目光灼灼地定定盯着我,搞得我脸红心跳的。

“总得来说就是这样。”
我结束了讲题,口干舌燥地又咽了口口水。

诸葛老师把桌子上一杯温牛奶递给我,末了又示意我低头。

我照做。

他凑近。略微带着凉意的手原本是朝我脸去的,最后莫名改成了在我头上揉了揉。

我呆愣愣看他。

“下次再在这么简单的问题上出错可就不只是掐脸了。”

暧昧的热气喷洒在敏感的耳垂地带,足够温暖的手温柔地掐了我的脸一把。

我后知后觉捂着脸,抱着牛奶,飘飘忽忽地出了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