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墨苏

综英美 王者乙女 恋与制作人

[莱克斯·卢瑟x你]智齿

-依旧是jj搬运,作者是我本人
-莱总又被我写崩了
-我爱莱总,卷西使我快落



夜半,被窗外突然响起的雨声惊醒。

我半眯着眼睛,整个人迷迷糊糊的。伸出手胡乱摸一通,终于摸到了手机。

半夜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应酬回来的莱克斯身上带着一股淡淡的酒味,他半长的金发搭在脸边,看上去睡得很香。

我眨了眨眼,感觉有些清醒过来了。

空调调在了一个适合的温度,我拉上被子,闭上眼睛准备再次入眠。

雨好像还是很大……我迷迷糊糊想道。

莱克斯习惯性把我揽入怀里。在意识半梦半醒间,一阵剧烈的疼痛狠狠地在我口腔里爆发——

“嘶——!”

我垂死梦中忽坐起,默默捂住了脸。

灯被打开,莱克斯也坐在床上,我们两个人面面相觑。

我再一张嘴,“嘶——!”

莱克斯深沉地注视着我,仿佛在考虑我是不是被纳吉尼附身(?!),然后凑过来掰开我的嘴看情况。

“来,啊——”

我眼皮子一跳,还是跟着:“啊——”

“好像长智齿了,应该是发炎了。”他说,“我叫私人医生来?”

我眼泪汪汪看他,小鸡啄米式点头。

莱克斯定定看着我。半晌,伸出手抹掉了我挂在眼角的一滴泪。

——

医生检查过后宣布要拔牙。

我捂着脸,默默接受了不能吃刺激性物品这个残酷的事实。

在得知我要去拔牙之后,远在纽约的小伙伴彼得·帕克和哈利·奥斯本发来贺电,顺便还给我推荐了一部电影,名叫《魔鬼牙医》。

看完之后我就懵了。

里边的牙医简直踏马就是变态!在手术台上活活把病人……我……

为了表达我对彼得与哈利的感激之情,我把我珍藏多年的练笔绿虫文发了过去。

这几天的餐桌上,都在上演我与莱克斯的拔牙拉锯战和甜食拉锯战。

“窝只素张(是长)智齿,又布嘶(不是)蛀牙,为什么不口以(可以)次甜的?”

“不可以就是不可以。”他慢条斯理地说,“下午去拔牙。不可以拒绝。拒绝就断你的网。”

嘤QAQ,语速那么快要干什么!

莱克斯慢腾腾搅着碗里的粥,我眼巴巴看着。

“来,啊——”

“窝有手!”

他举着勺子,嘴角挂着笑。

“啊——”

我愤愤不平地:“啊——”

正在他投喂地欢乐时,电话响了。

“BOSS,大都会与哥谭的跨海大桥又被小丑炸了。”

他把勺子递给我,在我愉快地扒饭时,声音冷漠地对电话那头说:“炸就炸吧。”

我的动作微不可查的一顿,继续扒饭。

莱克斯的手搭上我的头顶,“记得把账单寄给韦恩集团。”

电话挂断,大厅陷入安静。墙上挂着的压抑的壁画把这一切称的更加可怕了起来。

他冷冷注视着壁画。

我瞄了一眼,连忙捂嘴碰了一下肿起来的地方:“嘶——!”

头顶的力道加重,莱克斯回过神来,注视着我的眼睛。

“害怕吗?”他问道。

“害怕。”我说。

“那我们搬出老宅吧,”他语速极快,“去别的地方,不要待在这里。你觉得之前买下的那块地怎么样?我已经打算在那里建立一个新的别墅。装修风格你来定,你喜欢就好。给你留一个书房怎么样?不行,还是和我一个书房好了——”

“哪块地?”

大厅一下子就又安静了下来。

我无辜脸。

他摸了摸自己的秀发,缓声道:“我迟早被你气秃。”

三更半夜表白真的很刺激

翻了一下我lof上的文章,从最开始的去你妈的女装照开始,前几篇看得我尴尬癌犯了基本都是跳着读的,后来越来越……也不能说是成熟吧,就是写的比起之前好了不少。

时间过得好快啊,连女装照都快要一周年(没有)了。

女装照可以说是我发表(。)的处女作。在我的码字软件里,还有更早的,也有(也许)(对比起来)文笔更好的乙女——

只不过都是狗血喷头的剧情(笑)
一般piao的都是韩娱里边我的男神。

写作的初衷,也是这样吧。
当然现在的写作也是为了乙女。

我也不知道我深夜在胡言乱语什么……就随便记录一下吧。

存梗
灵感来源于SHINee《Electric》
对我有好感的人碰我一下会被电一下
双方互有好感的话双方都被电一大下(不会死的那种..)

然后就是
怪盗加入自杀小队的故事

[莱克斯·卢瑟x我]熬夜这个问题

ooc预警
文笔爆炸预警
jj上发过搬到lof
这个莱总还没光(。)
我爱莱总,莱总使我快乐










凌晨两点。

我还在台灯下和作业奋战。

书房门突然被打开,正在对着题目犯愁的我抬起眼,就看见说着今天晚上不回来的莱克斯·卢瑟站在门口,眼睛带笑。

我大惊,暗道一声完蛋。

上次熬夜被抓之后我几乎被断掉了整整一个月的网络,反正他并不在意有没有网络,秘书有事情找他都是打电话,而我就不行了。

我!没了网络!就他妈是条咸鱼!

你能想象一个月我都是看着卢瑟书房里一大堆莫名其妙的书过日子吗?

这家伙连电视!都踏马不让我看!

连莱克斯集团可以说是机密文件都给我看的卢瑟(虽然我对那东西不感兴趣)!居然连电视都不给看!

“Honey,怎么还没睡?”

我一激灵,顿时神游了回来,扔了笔就开始辩解:“我可以解释,这还不是因为作业太多写不完才熬到这么晚……”

“可是我看你下午好像挺悠闲的样子。”他慢悠悠打断了我,“不是下午还去和朋友逛街了吗?”

我又一激灵,想起了在路上遇到的一个处心积虑要追我的男同学。

那厮就像是埋伏好了一样在莱克斯集团旗下的商场里拿着一大束玫瑰花就对我单膝跪地求当女朋友了,后来被赶过来的保安叉了出去——

据说还被打了一顿(小声bb)。

所以这就是你赶回来的原因?

我有点蒙,然后还是实话实说:“我原以为晚上三个小时就能写完的,没想到里边……”

他还是笑眯眯看我,但是我还是莫名其妙嗅到一点点危险的味道。

我顿时起身,连作业也不管了:“那我去睡觉了,作业留着明天早上早点起来写。”

他歪头:“现在是凌晨两点零七分三十九秒。你要多早起来?”

我试探性地说:“早上五点?”

一见他的表情我立马改口:“早上六点半?”

“亲爱的,我们可能要好好探讨一下你对你身体的爱惜程度了。”他下了结论,“来,过来,我给你念睡前故事。明天不会有课的,相信我。”

后来在床上,我睡的迷迷糊糊的时候他突然凑过来:“熬夜的事情我不算了,被表白这件事情得算一算。”

“我管你怎么想,反正我这辈子就你一个。”我也不知道怎么就从嘴巴里蹦出这句话,整个人被死死抱着不松手,我也就顺水推舟地在他下巴那边亲了一口。

结果就是,我那天没去上课,后一天裹得严严实实去上课。

这就很那什么了
码了一会字跑去刷b站
然后
杰西·艾森伯格成功变成了我的新墙头
然后字还是没码完(摊)

刚刚!!就在蹲坑的时候!!正在刷微博的我看完无敌破坏者二预告之后产生了一个新脑洞!!!

迪士尼公主团的团宠艾希莉决定出去闯荡闯荡

白雪公主给了她一个看起来就是毒苹果的苹果防身……

辛德瑞拉给了她一只水晶鞋,并告诉她有什么事情不要怕,砸了水晶鞋就冲上去怼

……这样之类的,设定还没捋好。
由于我还没看完所有迪士尼公主电影所以瞎掰的成分居多

综英美,女主什么公主还没定好,什么大纲啊人物啊开头啊结尾啊都没想好

……就这样

我现在的状态非常奇怪。

我点开了我的作者专栏,然后点开我自己以前写的文看了起来。

瑕疵很多,非常多。(尤其超能力者的灾难)

然后我点开我码字的软件,看着一大堆不断修改的文,犯愁。

没有当年码字的热情了(叹气)

之前写文完全是因为文荒又没钱,自己产粮自产自足。

比如综英美,又比如王者乙女。

后来粮渐渐多了,我又渐渐因为自己的原因淡圈了,就懒得写文了。

现在的我——

没灵感,没手感,没毅力。

啊。好累哦。

存梗/占tag致歉

今天在学校小卖部里买了一罐印着寡姐的零度无糖肥宅快乐水。
我个人认为难喝。难喝至极。
尤其是已经不冰的阔罗
因为教室在四楼而离厕所特别远的缘故我甚至不能把它倒下去留个瓶子……
然后我上课的时候就盯着这个瓶子开了个脑洞

把难喝的肥宅快乐水倒光的你随手把瓶子一扔——

下一刻 一个超级英雄从天而降 piaji一声摔你面前

我脑洞中的第一个人物是美队

胡子美队:……???

你:???!!!

#论乱扔垃圾的下场

#我原本买了一整箱的肥宅快乐水终于排上用场了??

#你说我要不要试试隔壁正义联盟的那个杯子??

[综]三分钟男友

晋江上三分钟男友的试阅../懒得打tag
这个开头很有可能是最后版本
因为没大纲没剧情没思路纯粹就是xjb写写

漫威系列限定

抱着一个大大的盒子,陈安之“啪”的一声按亮电灯,一边高呼着“斧子妈妈回来啦”一边随意的把盒子扔在了鞋柜上,换了鞋就一路小跑到了客厅。

斧子,是陈安之家的一只美短加白,大名叫杜甫。

原因就是因为陈安之在高考上就丢了一句杜甫《登高》的默写分,没上到她心心念念的专业,反而去了作曲系。

陈安之为了警醒自己,就把自己买的猫叫做了这个名字。不过因为各种原因,陈安之还是叫了小名。

可能是小名比较炫酷吧。(。其实大名也挺那啥的)

主子和铲屎官的颜值都是杠杠的。

说来惭愧,陈安之虽然长了一张人见人爱的纯良无害的脸,但是至今为止她连一次恋爱..呃,都没谈过。

不是她暗恋的男神突然出柜,就是看对眼的小男生突然改变了以外山路十八弯的做法,直截了当如同石乐志一样地告诉她:“你只是一个备胎,我对你好完全是冲着你的钱和关系。”

你别看陈安之长得软萌无害,藏在她宽松兔子耳朵外套下的,是跆拳道黑道的实力!

于是当天晚上,那个小男生不仅被陈安之蜜汁强大的女性后宫团给套麻袋打了一顿,还莫名其妙的..咳,再也雄//壮不起来了。

那个小男生就开始宣扬陈安之用巫术让他断了他下半辈子xing福云云。

陈安之对于这事是完全嗤之以鼻的,她在第二天当着全校的面对着那个小男生来了一个撩阴腿。

她笑得一脸无害,声音软糯糯地道:“我可以亲自动手的事情,为什么要用巫术呢?”

后来陈安之在大学期间就..嗯,没人敢惹了。

陈安之也无辜啊,她偶尔硬气一回还断掉了自己的桃花运,可以说是非常苦逼了。

她还不知道后边她的桃花运会多到炸裂,她也不知道自己以后会怀念被异性敬而远之的时光。

嗯,让我们先为未来的她默哀三秒钟。

动作熟练地拆开一盒猫罐头给斧子,陈安之撸了撸它的头,声音带着愉悦道:“今天那个有点奇怪的便利店老板娘终于又开了店门,然后硬塞给我一盒据说可以用微波炉叮出来的一个系列的男朋友,唉斧子,你说这个有可能吗?”

斧子抬起头看了一眼自己家的铲屎官,舔了舔自己的小爪子。

陈安之哒哒哒跑过去把盒子端了过来,斧子立刻喵喵喵蹭了过来,坐在了陈安之盘着的腿上。

大盒子外印着一个大大的红色“Marvel”字样,下边仿佛有谁用马克笔标了一行小字:“漫威系列限定”

陈安之没太过于注意,掀开了盖子。

大盒子里装着好几个小盒子。陈安之嘴角抽了抽,“难怪那么轻。”

她随手拿起了一个小盒子,念出了上边的介绍:“沉睡七十年的美国甜心史蒂夫·罗杰斯/ps:有胡子哟。”

上面还印着一个q般小人,金发碧眼穿着制服还拿着俩看起来就非常炫酷的盾牌。

“七十年?”陈安之重启了一下自己的三观,“睡美人吗?”

她又去看其他盒子。

“一言不合就走台步的杀手男模冬日战士/詹姆斯·巴恩斯……哇这个为什么还标上了红色的感叹号?很危险吗?”

“还有这个……还没秃头没坐轮椅的儒雅小少爷教授查尔斯·泽维尔,为什么前缀莫名其妙的透露出一种虐虐的感觉?”

“想要征服世界的中二病傲娇邪神洛基·奥丁森,这个……”陈安之看着盒子上印着的,带着鹿角头盔的q版洛基,“金角大王?”

“欸,这个是不是男朋友的特典,超级贴心的智能管家星期五..这行‘如果想要发展百合线也是o**k’也太小了吧!”

一个个盒子看过去,陈安之犯了愁。

她有一下没一下地顺着斧子的毛,回忆起便利店老板娘的告诫——

“如果同时使用的话你怕是会因为劈腿而被打死,我的建议是你先可以用一用特典,然后再选择男朋友。特典我是不会收回的。但是男朋友可以。这就是售后服务。”

陈安之记得当时自己张大了嘴,惊讶道:“这他娘要怎么服务?”

便利店老板娘砸吧一下嘴里的小猪佩奇棒棒糖,“你只要把他带到我的店里就行了,其他的我来。”

说实在话,陈安之到现在都认为那个便利店老板娘是在驴看起来就善良好骗的她,虽然这个十年脸都没变过的老板娘在她父母车祸去世后非常照顾她,但是陈安之还是确切的认为——

这一定是在驴她。

要是是真的,她陈安之就!

就!

脱!单!了!

陈安之第一个放入微波炉的,的确是特典没错。

她还尝试着打开盒子,却发现这盒子看起来软软的特别好撕,真的上手起来简直坚如磐石啊!

陈安之甚至动用了斧子还没剪掉的指甲——

结果还是没啥作用。

这盒子别不会是啥外星产物吧??

从家里翻出金属探测仪(不要问我这东西这么来的),陈安之尝试着测了一下。

……没反应。

相信便利店老板娘的节操,陈安之把盒子放进了微波炉里,按着便利店老板娘的嘱咐,叮了三分钟。

战战兢兢等了三分钟,啥都没发生。

陈安之大着胆子打开了微波炉,惊讶的发现里边的盒子不见了。

“为您服务,小姐。我是星期五。”

声音突然响起的时候陈安之被吓了一大跳,连斧子也久违的炸了毛。

“请不要惊慌。我是您的人工智能管家,小姐。”

在摇摇欲坠的次元壁那头。

托尼·斯塔克满脸疲惫地从实验室出来。

“星期五,明天的行程通通推了。”

“好的,Sir.”

听到那句久违的,带着英伦腔的“Sir”的那一瞬间,托尼几乎以为自己出了幻觉。

“贾..贾维斯?”

“是的,Sir,我回来了。”

“……那星期五去哪了?”

星期五去给比托尼·斯塔克省心一百倍的陈安之当管家去了。

说实在话,陈安之已经……很久这样被人关心过了。

养猫的人,大多数都是怕吵闹而又耐不住寂寞的人。

陈安之按照星期五的指导下把系统装到了陈安之的手机里。

顺便一提,刚刚星期五是从她的平板电脑里一个不怎么常用的软件里冒出来的。

把系统语言自动改成了中文的星期五接入网络后开始自身升级,陈安之继续研究那几个盒子。

第一个……开哪个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