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墨苏

爱写什么写什么
杂食党 在某些真人cp上有洁癖
混过饭圈、写过脆皮鸭、也写过狗血玛丽苏,现在最喜欢在jj拖更
最近在琢磨有些有的没的

[莱克斯·卢瑟x我]熬夜这个问题

ooc预警
文笔爆炸预警
jj上发过搬到lof
这个莱总还没光(。)
我爱莱总,莱总使我快乐










凌晨两点。

我还在台灯下和作业奋战。

书房门突然被打开,正在对着题目犯愁的我抬起眼,就看见说着今天晚上不回来的莱克斯·卢瑟站在门口,眼睛带笑。

我大惊,暗道一声完蛋。

上次熬夜被抓之后我几乎被断掉了整整一个月的网络,反正他并不在意有没有网络,秘书有事情找他都是打电话,而我就不行了。

我!没了网络!就他妈是条咸鱼!

你能想象一个月我都是看着卢瑟书房里一大堆莫名其妙的书过日子吗?

这家伙连电视!都踏马不让我看!

连莱克斯集团可以说是机密文件都给我看的卢瑟(虽然我对那东西不感兴趣)!居然连电视都不给看!

“Honey,怎么还没睡?”

我一激灵,顿时神游了回来,扔了笔就开始辩解:“我可以解释,这还不是因为作业太多写不完才熬到这么晚……”

“可是我看你下午好像挺悠闲的样子。”他慢悠悠打断了我,“不是下午还去和朋友逛街了吗?”

我又一激灵,想起了在路上遇到的一个处心积虑要追我的男同学。

那厮就像是埋伏好了一样在莱克斯集团旗下的商场里拿着一大束玫瑰花就对我单膝跪地求当女朋友了,后来被赶过来的保安叉了出去——

据说还被打了一顿(小声bb)。

所以这就是你赶回来的原因?

我有点蒙,然后还是实话实说:“我原以为晚上三个小时就能写完的,没想到里边……”

他还是笑眯眯看我,但是我还是莫名其妙嗅到一点点危险的味道。

我顿时起身,连作业也不管了:“那我去睡觉了,作业留着明天早上早点起来写。”

他歪头:“现在是凌晨两点零七分三十九秒。你要多早起来?”

我试探性地说:“早上五点?”

一见他的表情我立马改口:“早上六点半?”

“亲爱的,我们可能要好好探讨一下你对你身体的爱惜程度了。”他下了结论,“来,过来,我给你念睡前故事。明天不会有课的,相信我。”

后来在床上,我睡的迷迷糊糊的时候他突然凑过来:“熬夜的事情我不算了,被表白这件事情得算一算。”

“我管你怎么想,反正我这辈子就你一个。”我也不知道怎么就从嘴巴里蹦出这句话,整个人被死死抱着不松手,我也就顺水推舟地在他下巴那边亲了一口。

结果就是,我那天没去上课,后一天裹得严严实实去上课。

评论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