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墨苏

爱写什么写什么
杂食党 在某些真人cp上有洁癖
混过饭圈、写过脆皮鸭、也写过狗血玛丽苏,现在最喜欢在jj拖更
最近在琢磨有些有的没的

[综]三分钟男友

晋江上三分钟男友的试阅../懒得打tag
这个开头很有可能是最后版本
因为没大纲没剧情没思路纯粹就是xjb写写

漫威系列限定

抱着一个大大的盒子,陈安之“啪”的一声按亮电灯,一边高呼着“斧子妈妈回来啦”一边随意的把盒子扔在了鞋柜上,换了鞋就一路小跑到了客厅。

斧子,是陈安之家的一只美短加白,大名叫杜甫。

原因就是因为陈安之在高考上就丢了一句杜甫《登高》的默写分,没上到她心心念念的专业,反而去了作曲系。

陈安之为了警醒自己,就把自己买的猫叫做了这个名字。不过因为各种原因,陈安之还是叫了小名。

可能是小名比较炫酷吧。(。其实大名也挺那啥的)

主子和铲屎官的颜值都是杠杠的。

说来惭愧,陈安之虽然长了一张人见人爱的纯良无害的脸,但是至今为止她连一次恋爱..呃,都没谈过。

不是她暗恋的男神突然出柜,就是看对眼的小男生突然改变了以外山路十八弯的做法,直截了当如同石乐志一样地告诉她:“你只是一个备胎,我对你好完全是冲着你的钱和关系。”

你别看陈安之长得软萌无害,藏在她宽松兔子耳朵外套下的,是跆拳道黑道的实力!

于是当天晚上,那个小男生不仅被陈安之蜜汁强大的女性后宫团给套麻袋打了一顿,还莫名其妙的..咳,再也雄//壮不起来了。

那个小男生就开始宣扬陈安之用巫术让他断了他下半辈子xing福云云。

陈安之对于这事是完全嗤之以鼻的,她在第二天当着全校的面对着那个小男生来了一个撩阴腿。

她笑得一脸无害,声音软糯糯地道:“我可以亲自动手的事情,为什么要用巫术呢?”

后来陈安之在大学期间就..嗯,没人敢惹了。

陈安之也无辜啊,她偶尔硬气一回还断掉了自己的桃花运,可以说是非常苦逼了。

她还不知道后边她的桃花运会多到炸裂,她也不知道自己以后会怀念被异性敬而远之的时光。

嗯,让我们先为未来的她默哀三秒钟。

动作熟练地拆开一盒猫罐头给斧子,陈安之撸了撸它的头,声音带着愉悦道:“今天那个有点奇怪的便利店老板娘终于又开了店门,然后硬塞给我一盒据说可以用微波炉叮出来的一个系列的男朋友,唉斧子,你说这个有可能吗?”

斧子抬起头看了一眼自己家的铲屎官,舔了舔自己的小爪子。

陈安之哒哒哒跑过去把盒子端了过来,斧子立刻喵喵喵蹭了过来,坐在了陈安之盘着的腿上。

大盒子外印着一个大大的红色“Marvel”字样,下边仿佛有谁用马克笔标了一行小字:“漫威系列限定”

陈安之没太过于注意,掀开了盖子。

大盒子里装着好几个小盒子。陈安之嘴角抽了抽,“难怪那么轻。”

她随手拿起了一个小盒子,念出了上边的介绍:“沉睡七十年的美国甜心史蒂夫·罗杰斯/ps:有胡子哟。”

上面还印着一个q般小人,金发碧眼穿着制服还拿着俩看起来就非常炫酷的盾牌。

“七十年?”陈安之重启了一下自己的三观,“睡美人吗?”

她又去看其他盒子。

“一言不合就走台步的杀手男模冬日战士/詹姆斯·巴恩斯……哇这个为什么还标上了红色的感叹号?很危险吗?”

“还有这个……还没秃头没坐轮椅的儒雅小少爷教授查尔斯·泽维尔,为什么前缀莫名其妙的透露出一种虐虐的感觉?”

“想要征服世界的中二病傲娇邪神洛基·奥丁森,这个……”陈安之看着盒子上印着的,带着鹿角头盔的q版洛基,“金角大王?”

“欸,这个是不是男朋友的特典,超级贴心的智能管家星期五..这行‘如果想要发展百合线也是o**k’也太小了吧!”

一个个盒子看过去,陈安之犯了愁。

她有一下没一下地顺着斧子的毛,回忆起便利店老板娘的告诫——

“如果同时使用的话你怕是会因为劈腿而被打死,我的建议是你先可以用一用特典,然后再选择男朋友。特典我是不会收回的。但是男朋友可以。这就是售后服务。”

陈安之记得当时自己张大了嘴,惊讶道:“这他娘要怎么服务?”

便利店老板娘砸吧一下嘴里的小猪佩奇棒棒糖,“你只要把他带到我的店里就行了,其他的我来。”

说实在话,陈安之到现在都认为那个便利店老板娘是在驴看起来就善良好骗的她,虽然这个十年脸都没变过的老板娘在她父母车祸去世后非常照顾她,但是陈安之还是确切的认为——

这一定是在驴她。

要是是真的,她陈安之就!

就!

脱!单!了!

陈安之第一个放入微波炉的,的确是特典没错。

她还尝试着打开盒子,却发现这盒子看起来软软的特别好撕,真的上手起来简直坚如磐石啊!

陈安之甚至动用了斧子还没剪掉的指甲——

结果还是没啥作用。

这盒子别不会是啥外星产物吧??

从家里翻出金属探测仪(不要问我这东西这么来的),陈安之尝试着测了一下。

……没反应。

相信便利店老板娘的节操,陈安之把盒子放进了微波炉里,按着便利店老板娘的嘱咐,叮了三分钟。

战战兢兢等了三分钟,啥都没发生。

陈安之大着胆子打开了微波炉,惊讶的发现里边的盒子不见了。

“为您服务,小姐。我是星期五。”

声音突然响起的时候陈安之被吓了一大跳,连斧子也久违的炸了毛。

“请不要惊慌。我是您的人工智能管家,小姐。”

在摇摇欲坠的次元壁那头。

托尼·斯塔克满脸疲惫地从实验室出来。

“星期五,明天的行程通通推了。”

“好的,Sir.”

听到那句久违的,带着英伦腔的“Sir”的那一瞬间,托尼几乎以为自己出了幻觉。

“贾..贾维斯?”

“是的,Sir,我回来了。”

“……那星期五去哪了?”

星期五去给比托尼·斯塔克省心一百倍的陈安之当管家去了。

说实在话,陈安之已经……很久这样被人关心过了。

养猫的人,大多数都是怕吵闹而又耐不住寂寞的人。

陈安之按照星期五的指导下把系统装到了陈安之的手机里。

顺便一提,刚刚星期五是从她的平板电脑里一个不怎么常用的软件里冒出来的。

把系统语言自动改成了中文的星期五接入网络后开始自身升级,陈安之继续研究那几个盒子。

第一个……开哪个好呢?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