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墨苏

综英美 王者乙女 恋与制作人

[王者荣耀乙女向]前世今生 02

·非常ooc
·作者是女主控/所以女主戏份爆炸
·各种预警
·英雄们好像……没什么戏份
——作者要说的话:
总算把外热内冷的女主体现一丢丢出来了。毕竟这位女主是我写过女主当中最惨的那一个了……
因为手稿落在学校(。)中的缘故,很多点都没体现出来。
原本在手稿上的女主和相亲的男人所谈的、女主在医院和哥哥所谈的(很多改成在车子上谈的了),我会改天贴出来,因为和乙女向没关系所以不打tag,有兴趣的小天使留意一下。



02

早上在二班上课的时候,学生们都奄奄的,一点活力都没有。

我敲了敲黑板,“怎么了?就这么不想上我的英语课吗?”

“不……老师。刚刚第一节课诸葛老师直接数学小测,没考好的要写一千字的检讨……第二节扁鹊老师又抽背化学方程式,没写出来的要抄五十遍……第三节马可波罗老师的课更惨了,要我们手画地图!”

“……那么惨?”我啧啧称奇,“可能是来大姨夫了吧。”

跳到下一张ppt,学生们突然都精神了起来。

“老师!老师!那个gays是认真的吗?!”

“……”我沉默地望向自己的ppt。

大大的“Hey,gays!”打在醒目的第一行,我的嘴角抽了抽。

是我的错还是木兰的错?

——

下午两点,街角咖啡店,我如约到达了目的地。

打个大大的哈欠,坐在约定的位置上,无所事事地看着自己左手腕上的手表。

一个阴影投了下来,我抬头,正对上了那双眼睛。

他对我说:“好久不见。”

最黑暗的记忆被生生剜了出来,暴露在了阳光底下,提醒着我我那不敢回忆的过去。

“你手上的伤好了吗?”他意有所指地看向我手腕上的手表。

我努力压抑下快要涌上脑门的怒气,死死握紧了杯柄。

“你的躁郁症好了吗?”我这么回答道。

——

后来那家伙被我激怒了,用杯子砸了我的手表,把我的手背给划拉了一个口子。

缝了八针,真吉利。

“他是不是又提起了那个人?”我哥接我回家的时候这么问我。

我没说话。

他叹口气,十分霸道总裁地掏出一个新手表扔给副驾驶的我。

“拿着,把砸坏的那个换了。然后我们再回去拿你的《哈利波特》,然后我再送你去学校。”

《哈利波特》是我要求拿的。

只不过重要的不是书,而是一张保存良好的书签罢了。我愉悦地想道,有些笨拙的换上了新手表。

等红灯的时候,他转脸过来看我。

“我希望你不要再做傻事。”他严肃地说,“我可不想再踢开你的房门,看见被血浸湿的枕头。谁都不愿意看到这样的情况,包括那个人,知道吗?”

我装作没听到,扭着头看风景。

怎么可能放的下呢?

良久,我听见他轻轻道:“之前没陪你度过那段最黑暗的时光,是我的错。所以,让我能好好补偿你,可以吗?”

我沉默着,压下了嘴角扬起的弧度。

是开心或者是嘲讽,我自己也不清楚。

——

一回学校,所有老师似乎都对我手上的绷带产生了极大的关注。

花木兰首当其冲:“哪个登徒子划的?姐去揍死他丫的!”

我并不喜欢被太多人关心的感觉,只是安静地收拾我的教案,没有回答。

守约把今天的作业放在桌子上了……不想改。

“我不想说,抱歉了。”我放缓语气,“我要去看二班的晚自习了,木兰,你能让我走吗?”

花木兰放开了手,我冲她点点头,拿着厚厚一本《哈利波特》去了二班。

我当然注意到她那有些失望的脸色了,但是我只想当不知道。

这样子可以省掉很多麻烦。

——

TO/GET/HER.

去得到她。

我看着熟悉的字迹良久,连校长嬴政走过去都没有反应过来。

他在我们班窗口停住了。

台下学生拼命给我使眼色,我没看见。

他咳了一声,这我才反应过来,看向窗外。

我们俩蜜汁尴尬地对视了几秒钟,然后我才反应过来,默默端正了坐姿。

他走过去了。

我松口气,默默调整调整了手表的宽松度。

勒的有点紧。

第二节课诸葛亮过来敲了敲门,对我说:“占用几分钟时间。”

我点点头。

他撇了一眼我手上的绷带,然后拿着一叠数学卷子进来念成绩,然后发表了一系列的演讲。

比如“你们真是我教过的最差的一届”“你们到底有没有用心读书”“低智商就不要学理科”之类的。

我就侧仰着头看他在唾沫横飞地数落学生,突然联想起了我以前的高中数学老师。

外面滴滴答答下起雨来,我有些困倦地趴在了桌子上。

“老师,这道题怎么做?”守约上来问问题,我才发现诸葛亮已经走了。

我看题目,总感觉提不起精神来。

他说:“老师,你的脸色不好。”

我:“可能是我今天没抹粉。”

拿起笔给他讲题目的时候,我自己都没注意到,他看了我的左手腕处很久。

——

晚自习下课了。

我站在走廊外,突然想起来自己没有带伞。

……

“没带伞吗?”杨玉环突然在我身边如鬼魅般出现,我被吓了一跳。

“嗯……是。”

外面雨下的很大,我盯着一朵朵溅起来的小小水花,突然又回忆起了过去。

我和那个人一把伞……

回忆瞬间被手背传来的刺痛阻止,我侧脸看杨玉环。

“我的伞太小了。”她说,“我怕会淋到你的绷带。”

我没说话,仰头看向不远处的校门口。

“老师!”守约急匆匆跑过来,“我的伞给你吧!我和玄策合一把伞。”

我摇摇头,“两个男孩子淋感冒了可不好。后天的拔河比赛还得靠你们。”

“有人来接我了。”

惨白的路灯光映照雨幕下,一个人影的轮廓渐渐清晰。

他单手撑着一把黑色的大伞,漂染的金发闪闪发光。

行了不用描写了,就是我哥来了。

评论(2)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