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墨苏

综英美 王者乙女 恋与制作人

快醒过来 001

南极。

陈安绵脸被冻的通红,整个人裹着厚厚的衣服,像个球一样。

“主人。”妲己抱着厚实的披风,给还在发颤的召唤师披上。

“为了一个梦这么执着,真的好吗?”

“不亲眼查看一下我不安心。”陈安绵蹦了蹦,哈出一口冷气。

梦里的那双湛蓝的眼睛整整折磨了她一个星期,陈安绵都快神经衰落了,更可怕的是她醒不过来。

如果不是庄周强行用梦蝶把她从梦境中唤醒,陈安绵说不定会彻底迷失掉梦境与现实。

虽然最近没有做一些奇奇怪怪的梦了,陈安绵的脸色也愈发憔悴了。

她喝扁鹊配的安眠汤才能安睡,就算如此,眼底下的青黑也还是清晰可见。

周瑜手里窝着一团火,暖了两个汤婆子后塞给了小乔和陈安绵。

英雄们是不怕冷的,但是召唤师怕。

越来越靠近冰川了,陈安绵眯起眼睛,朝白茫茫的一片看去。

——

各位,你们好,我是陈安绵,现在这个世界上的唯一召唤师。我的手下有一大批英雄,类似于守护这个世界平衡的存在。

关于为什么要去南极这个事情,我觉得有些人可能已经猜出来了,那我就说说我在梦里的遭遇吧。

第一天,我记得不是很清楚,只记得有个男人穿着老土的条纹衬衫,带着黑框眼镜,笑得腼腆的牵起了我的手。

当时我依稀记得是在一个音乐喷泉前,阳光正好,他笑得腼腆却迷人,阳光一晃,那双湛蓝色的眼睛映入我眼里。

我记住了这双眼睛,却不知道,那是我噩梦的开端。

醒来时,我抱着窝在我怀里的蔡文姬,开始思考起来。

我这个人吧,对某种地方有着谜一样的执着。比如说,我对另一半的要求就十分苛刻。

虽然说没什么人限制我谈恋爱,但是还有着那么多长得好看的英雄们影响,我对什么人都没怎么提起兴趣。

最最最低的标准一定是,长得好看,要有斯文败类的气质。再不济,也要有一种get到我苏点的气质。

就像是一个男孩子有胃病,我就莫名觉得这样子非常加分,病弱美少年的气质。

简单来说,就是看我那谜一样的苏点了。

但是这个男人,完全没有一点符合我的苏点,唯一引起我兴趣的,可能就是那双眼睛吧。

蓝色的眼睛我也见过不少。像是诸葛亮那种一看就充满禁欲气息的蓝,或者是李白那样自带懒散和潇洒的蓝,但是梦中那个男人的蓝色,是与他们都不同的。

我也不是很能描述出来,就是那种…… 好像可以容纳一切的蓝?

什么鬼形容。

差不多就是这样吧,我实在是不想回忆起那双眼睛了。

第二天的梦,我是在茫茫的冰天雪地里。

那种刺骨的寒冷不像是在梦里,我有一瞬间差点忘记了这是梦。

既然这是我的梦,那我可以让我自己暖和一些吗?

但是我不管怎么努力,还是冷的受不了。

在我怀疑这一切的时候,有人抱住了我。

是那个男人。他的身体非常暖和。

他的嘴巴一张一合似乎是在抱怨什么,我只记得他说的,好像是英文。

就是英文。

马可波罗经常用英文来diss亚瑟睡觉还穿着铠甲,亚瑟也经常用英文来还击,以及自己在学校里的记忆,应该是英文没错。

我只清楚记得几个词语。

the Antarctic Pole,南极。
Airship,飞船。

联系语境,应该是南极里藏有飞船之类的。第二天醒来,我抱着缩小的梦奇就在那琢磨,为什么我会梦见那个男人两次?那个男的难道是什么科考队成员?还是说……

他是一个外星人?

没来得及想太多,我就被花木兰押出去吃饭了。

后来被安琪拉的黑暗料理一打搅,我就把这事给抛到脑后去了。

第三天,我又梦见他了。

他好像变了一个人一般,穿着紧身的蓝色制服,胸前印着一个大大的“S”标记,身后那个红披风猎猎作响。

我敢和你保证,我给我的英雄们买作战服绝对不会买这种的!这么……蜜汁羞耻的……

他替一个小女孩救下了抱着树枝呜呜叫的小猫咪。

看那种蔑视地心引力的举动,我就确定了,他是一个外星人。

一个乐于助人的外星人。

我听见那个小女孩说,“Thank you,Superman.”

Superman?超级男人?

没我们家亚瑟,或者是马可波罗好听,嗯。

这次醒过来的时候,我终于记得去问子休有关于梦的话题了。

他一副刚刚睡醒的样子,揉了揉我的头发。

“只是梦而已,或者是那个男人的一个执念而已。只要没有伤害到你,那是没有事情的。但是你如果为此感到困扰的话,我会尝试着解决的。”

第四天,我倒是没梦见他了。

我看见了一个卷毛,听别的人叫他是叫“卢瑟”。

他那种打量我的眼神就像我是在砧板的一块肉一样。

很危险。

第五天吧,我看见了一个老妇人身上捆了些什么。

在我没来得及反应的时候,世界只剩下血红色。

然后就是一个那个男人痛苦的哀嚎,我好像听见了他的名字,克拉克。

后来一切都变了,那个腼腆微笑,乐于助人的大男孩变得冷酷,开始变得不一样。

他还把我囚禁了起来,不知道为什么。

可能是我下意识的想逃离吧。那种疼痛的感觉太真实了。

我听见过争吵,他大声吼着:“Why did you betray me for Bruce?”

你为什么为了布鲁斯背叛我?

我听见我的声音说,“Clark,you are crazy.”

克拉克,你疯了。

我听见他不断提起“玛莎”这个名字,和不断的重复着的——“你疯了。”。

那双几近疯狂的,湛蓝色的眼睛让我一下子惊醒了过来。

当天晚上,我带着我的英雄们看了通宵的小猪佩奇来平复我的心情。

子休和我说,第六天,他会操/控我的梦境,让我放他去睡觉。

我同意了。

结果第六天,我没有梦见他。

梦中的我好像逃了出来,在一处寂静的地方,和一个穿着黑漆漆的人大眼瞪小眼。

我当时在想骑鲲老爷爷的恶趣味,那个黑漆漆上面还有俩猫耳朵。

所以第七天,我也安稳的睡下了。

梦中,我在一处高楼,躲在了人堆里。

无聊时四处看看,却撇到了那双湛蓝的眼睛。

他站在那里,带着微笑看着我。

我当时鸡皮疙瘩就起来了,下意识就要跑,却发现怎么也跑不远。

一只蝴蝶就在我眼前出现了。

我认出这是子休的蝴蝶,被它指引着上了天台。

失重感来的非常快,我好像又听见了他的哀嚎。

“Don't leave me...”
不要离开我……

我醒来,才知道我已经整整睡了一天了。

后来我就不敢睡觉了。子休再三检查过,都没有发现任何痕迹。

我还是害怕。待在黑暗里的感觉太过于清晰,被狠狠撞击的痛感,无力感,无奈感,在黑暗中一齐涌上我的心头。

我不敢睡觉。

后来越人让人按着我,给我灌安眠汤,终于停止了这种类似于自残行为。

子休告诉我,如果想要强制结束一个梦境的话,要么是跳楼,要么就是一场爆炸。

我记住了。

注:本文与晋江同步,因为lof屏的原因,会与晋江不同。
越人=扁鹊
子休=庄周
写这么杂的在lof上我可能是头一个,哈哈哈。

评论(2)

热度(33)